■凌晨作案,兩個快遞包裝袋圈定不明垃圾源■究竟誰在偷倒?相關清運單位均矢口否認■我們等待相關部門給出答案
  □晨報記者 葉松麗
  9月18日凌晨,一輛小轎車從偏遠的浦東宣橋鎮悄悄駛出滬南公路,“偵察”完附近家禽屠宰場前的一片空地後,四輛大卡車緊接著駛入空地,轟隆隆倒下滿滿四車垃圾,揚長而去。接下來的三天,這些神秘的卡車先後在宣橋鎮傾倒了數十車生活垃圾。
  誰在偷倒垃圾?晨報記者根據垃圾裡面的“蛛絲馬跡”一路追尋,確認了垃圾源頭是來自黃浦區淮海路等地段。
  為何淮海路的生活垃圾要跑到浦東去倒呢?記者在一路追蹤過程中,垃圾來源所涉及的清運單位未能提供垃圾運輸量明細、各運輸環節均矢口否認偷倒行為。那麼,這500噸垃圾到底是誰傾倒,我們將等待相關部門調查後給出明確答案。
  轎車探路,大車倒完就跑
  9月25日下午,記者來到浦東宣橋鎮。當地環衛部門的王先生帶著記者分別查看了4處生活垃圾的拋灑現場。在去現場的路上,王先生告訴記者,這批垃圾最早是在9月18日凌晨2時45分左右傾倒的,持續了4天。其間,不明車輛共向宣橋境內偷倒了20多車、至少500噸的生活垃圾。
  王先生說,因為9月18日凌晨,不明人員第一次來倒垃圾時,被屠宰場門前的攝像頭拍了下來,因此視頻上顯示了偷倒垃圾的準確時間。
  “當天屠宰場門前的監控攝像頭記錄下來的畫面顯示,先是一輛家用小轎車進場打探,然後就是4輛載重約20噸的大卡車開了進來。貨廂一抬,嘩啦一聲倒掉垃圾,立馬就跑掉了。”王先生告訴記者,第二天,也就是9月19日晚,同一場景再次出現:先是轎車帶路,然後貨車入場傾倒,作案完畢,迅速撤離。天亮後,人們發現不速之客用大卡車送來的,竟然是四車用黑色塑料袋裝的生活垃圾。
  王先生說,因為黎明前光線昏暗,屠宰場前又沒有路燈,作案車輛離攝像頭距離又比較遠,至少有50米,所以不通過技術手段,他們是看不清作案車輛的車牌和顏色的,只能大致描述作案車輛的情況。
  連續兩天有人來傾倒生活垃圾,宣橋鎮相關部門警覺起來,於是9月20日凌晨開始派人在屠宰場前值守。“估計是探哨的小轎車發現了我們的值守人員,所以那天凌晨,垃圾沒有倒到屠宰場門前來,而是倒在六奉公路宣新路路口的加氣站旁邊,差不多倒了10多車。”王先生說,這個加氣站內應該是有攝像頭的,警方如果介入調查,完全可以調取。
  然而,傾倒垃圾者並沒因為宣橋鎮相關部門的警覺而有所收斂,接下來的兩天,他們分別在陸橋村匯科路靠近南蘆公路的地方,沿著匯科路往南,一直傾倒了20多米。“他們就倒在匯科路上,而不是路邊。實在是太猖狂了!”王先生說,估計是當時有人追趕過來了,垃圾車司機是打開車廂一邊傾倒一邊逃跑的。
  9月21日,也就是周六的凌晨,這個垃圾車隊再次出現在宣橋鎮境內。這一次,他們在匯技路的北側,離六奉公路大約500米的地方倒下兩車,還在匯技路上倒了兩車。
  王先生說,連續4天,這個車隊至少在宣橋鎮境內倒下了500噸生活垃圾。
  惡臭難忍,村民不敢回家
  9月25日下午,記者在屠宰場門前的空地上看到,這些偷偷倒在這裡的生活垃圾都是用黑色的塑料袋裝著的。9月26日下午,記者在黃浦區南蘇州路333號院門外,看見環衛工人正在處理生活垃圾,用的正是記者前一天在宣橋屠宰場門口所見的那種垃圾袋。
  記者看到,偷運到屠宰場門前的那些垃圾里,有啤酒瓶、腐爛的食物、舊雨傘、破衣服、散了架子的破爛小沙發,還有塑料模特的斷胳膊斷腿,以及修剪草坪收集起來的枯草。在陽光的照射下,這些垃圾已經發酵,黑色污水沿著地溝四處流淌。人稍微靠近,垃圾場上的蒼蠅就會嗡的一聲飛起,跟人磕頭碰臉。
  還沒有走進垃圾場的時候,很遠就能聞到令人窒息的惡臭。在屠宰場附近的村莊,記者在村邊攔下一名騎電瓶車的顧姓村民。顧先生說,他是回來給孫女取衣服的。他們這幾天都搬到航頭鎮女兒家去住了。“昨天風向對著村子,村子里幾乎看不到人。今天風向轉了,一些人就回來了。”顧先生抱怨說,這個垃圾不處理掉,他們就沒有辦法回來居住了。
  記者站在村子里一戶居民家緊閉的門前,伸手敲門,沒有人應答。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氨味,以及各種垃圾混合發酵的臭味,一陣陣的,令人噁心,眩暈。
  王先生告訴記者,由於這些垃圾實在太臭了,居民意見非常大,鎮里相關部門的電話這幾天都被打爆了。鎮市容環衛相關部門不得不自己花錢找工人、找設備來處理這些外來的垃圾。除了屠宰場門前的尚未處理外,其餘三處均已經就地填埋。
  宣橋鎮每年花數十萬元處理外來垃圾
  “垃圾清運肯定要車要人要錢,如果把這些垃圾送到政府指定的填埋場或者焚燒場去,還要付垃圾處理費。所以,我們市容環衛部門在跟鎮相關領導協商後,決定把這批垃圾就地填埋。”
  因為量比較大,即使就地填埋也是一項不小的工程。9月25日下午,正在匯科路做填埋垃圾收尾工作的工人告訴記者,因為這些生活垃圾很臭,目前還不清楚有沒有其它有害物品在裡面,所以上面要他們挖深坑,垃圾填進去後,上面要撒生石灰等消毒,填埋坑上面,至少要蓋50釐米泥土。工程還是非常大的,加上人工和機械費用,應該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不過當地環衛部門相關人士告訴記者,每年都有不少外來垃圾傾倒在宣橋鎮境內。特別是南匯工業園那一塊,因為居民基本遷走,一到夜晚地廣人稀,就成了非法傾倒垃圾的好機會。不過,無論外來垃圾有多少,最終都是由政府“托底”處理掉了,鎮里每年用在這方面的錢有幾十萬元。
  鎮規建辦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因為這批生活垃圾目前還沒有全部處理完,他們跟環衛公司沒有結算,因此尚不清楚這次處理外來垃圾到底要花多少錢。至於每年花在這個方面的資金具體數目是多少,鎮里肯定是有記錄的,但是該負責人稱他不掌握具體的數字,不過幾十萬元還是需要的。而這筆錢,最終都是政府拿出來的。
  記者瞭解到,就在9月25日當天下午,鎮規建辦以及派出所等部門,針對該批垃圾問題召開了一個專題會議,並形成兩點意見:由規建辦牽頭及時處理掉這批垃圾;由鎮城管單位協助派出所調查垃圾來源,包括調取周邊路口監控視頻,確認作案車輛等等,並加大區內巡邏力度,建立多部門聯動處置機制。
  宣橋環衛的王先生告訴記者,各部門自掃門前雪,缺少協調機制,也讓這些違法亂倒垃圾的人有恃無恐。事發後,他先後撥打了110、12319、12345等熱線,有些熱線記錄下他的訴求後,沒有任何回饋,有的熱線回覆一下,說把問題轉到了區里、鎮里,然後就再無消息。“沒有一個熱線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我很困惑。”
  不過宣橋鎮相關人士向記者透露,以前有村民現場攔截了傾倒垃圾的車輛後報警,警方認為他們沒有權力處置相關人員,僅僅阻止了一下,就把車和人放走了。
  “真要追查這個車輛,並找到傾倒垃圾的人和單位,憑目前的技術水平,應該不是問題。關鍵是這個工作需要很多部門聯動,而且還要涉及外區,這個就需要浦東新區相關部門出面來協調。”該人士表示,各部門對這個問題的看法也不一致,大家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找人把垃圾清理掉,就算了事,反正花的是政府的錢。再說,這個問題查來查去,最後都是綠化市容局內部的事情,最終由他們部門之間去協調。
  該人士無奈地說:“目前,我們還沒有形成很好的制度來處理這個問題。”
  [記者追蹤]
  快遞包裝袋勾勒出垃圾源頭
  在屠宰場門前那8車生活垃圾中翻找出來的一些物件里,記者發現了三份“書證”,分別來自一家公關公司和一家商務管理公司的快遞包裝袋,以及淮海中路3號地塊項目部的會議記錄和電梯口的告知書。
  由於被垃圾浸潤過,這兩隻快遞包裝袋都殘缺不全。
  9月25日晚上,記者先根據快遞包裝袋上的單號,分別在兩家快遞公司的跟單系統里還原了收件人的相關信息,以及郵件投遞的時間,一個是9月13日,一個是9月18日。一名收件人是位於淮海中路黃陂南路某公關公司的李小姐,另一名收件人是湖濱路222號企業天地某商務管理公司。記者還通過相關途徑瞭解到,淮海中路3號地塊發展項目為“上海環貿廣場”。
  記者打開網絡地圖,併在草稿紙上畫出草圖,分別標註三個“書證”指示的地點,大致勾勒出遠在宣橋鎮的那一堆垃圾的源頭。
  9月26日上午,記者首先來到黃陂南路淮海中路這家公關公司,李小姐正好進門。看見記者拍攝的快遞包裝袋照片後,李小姐先是一愣。記者向她說明原委,李小姐說,沒錯,這個袋子是她拆開郵件後,順手塞進辦公室垃圾簍里的。至於具體時間,李小姐表示記不清楚,“可能在7到10天前”。
  隨後,記者在湖濱路222號這家管理公司也得到了類似的確認。前臺工作人員查閱往來快遞登記表說,這份快遞是9月18日送到的。這個日期跟記者在網上查閱的信息吻合。也就是說這個包裝袋是在19日凌晨被悄悄傾倒在宣橋鎮的家禽屠宰場門前的。
  淮海中路3號項目部相關人員看到記者手裡拿著一疊他們會議記錄複印件,也覺得不可思議。這名工作人員翻了翻這份材料說:“這個會議早了,我估計是某些部門搬辦公室的時候,隨手丟進垃圾桶里,然後由大樓保潔工扔出去的。”
  記者瞭解到,草圖上三個點圈起來的區域,基本上在黃浦區的轄區內。
  [到底是誰偷拋垃圾?]
  開平公司
  垃圾運輸線路:用保潔車收集黃浦區部分社區垃圾桶內垃圾,運到指定地點裝車後,再運送到多稼路垃圾中轉站。
  “那一塊的生活垃圾確實由我們清運”
  能否提供運往多稼路中轉站的垃圾數量明細?需向上級請示
  9月26日下午,記者電話詢問黃浦區綠化市容局,瞭解黃浦區生活垃圾運輸情況,工作人員讓記者去南蘇州路757號上海上城環境衛生運輸有限公司瞭解一下。在這家公司里,工作人員瞭解情況後說,記者草圖圈定的那一塊地方,是由開平公司負責清運的。
  隨後,記者來到位於江濱路288號的上海開平環境建設發展有限公司。在公司二樓,一位業務經理看了記者提供的材料,瞭解到記者的意圖後說,那一塊的生活垃圾的確是由他們清運的。
  “我們每天晚上6點鐘就開始收集垃圾,一般在10點鐘左右結束。我們用小型保潔車將社區里垃圾桶里的垃圾全部收集起來,運到指定地點裝車,然後再運送到多稼路垃圾中轉站。”這位經理告訴記者,他們只負責送垃圾過去,不管數量不管錢,因為這都是區里出錢辦事。“我們已經付錢給多稼路碼頭那邊了,不可能再捨近求遠把垃圾送到那麼遠的宣橋鎮去。這個路費,這個油錢,算算,不合算啊!”
  黃浦區綠化市容局辦公室一位王姓女士在電話里告訴記者,快遞包裝袋顯示的某公關公司和商務管理公司都在黃浦區範圍內,而淮海中路3號環貿大廈是在徐匯區的。王女士告訴記者,多稼路碼頭實際上就是黃浦區的垃圾中轉站,這個地點是政府指定的。他們出錢向城投公司購買服務。黃浦區的垃圾全部送到多稼路碼頭,由城投公司用箱式大車子壓縮裝運,送出去。
  王女士說:“淮海中路到多稼路很近的,我們不需要把垃圾甩那麼遠。而且我們的車輛都有GPS監控,車的行經路線我們都知道。每一輛車子的使用時間也都有掌握,如果跑到那麼遠的南匯去,我們肯定會知道。我可以負責任地跟你講,開平公司的管理是非常正規的!”
  記者問,黃浦區的生活垃圾交給城投公司,是按照數量付錢還是全年一口價打包付錢?王女士說,是按量計算。垃圾運過去,多稼路碼頭那邊要過磅,統計重量,費用由區里統一跟城投公司結算。記者問處理一噸垃圾,需要給城投公司多少錢?王女士說具體數字她不掌握。
  記者問,你們區各個區塊的垃圾處理是不是存在費用包乾問題?垃圾送到多稼路碼頭的時候,是由運送單位跟多稼路碼頭結算還是由區綠化市容局跟對方結算?區綠化市容局跟開平等清運公司怎麼結算的?垃圾清運公司的贏利模式是怎樣的?他們會不會為了省下某筆錢,私下偷拋垃圾?王女士說,開平公司是拿不到垃圾處理費的,垃圾處理費是由區里直接撥付給城投公司的,開平公司在這個裡面沒有利益。但對於開平等垃圾清運公司的獲利模式,王女士最終並未給予回答。
  9月30日,記者希望獲取開平環境建設發展有限公司9月18日至21日,運往多稼路碼頭的垃圾數量明細,並與此前一段時間總量進行對比。工作人員表示先向領導彙報,然後予以回覆。不過,到記者發稿時,黃浦區綠化市容局還沒有給予答覆。
  城投公司
  垃圾運輸線路:將集中到多稼路中轉站的垃圾統一裝進集裝箱車,運送到徐浦碼頭,再從徐浦碼頭經水路運到老港。
  “垃圾不到我們這裡,我們就收不到錢”
  只負責將垃圾從多稼路中轉站運到老港,運到多稼路中轉站前無法監控
  9月25日下午,記者沿著多稼路往黃浦江邊走,到外馬路就是一個垃圾清運碼頭。碼頭邊上沿著外馬路停著一列藍底盤白車廂的垃圾清運車,統一噴著“弘揚黃浦精神”字樣。廠房裡面,正停著一輛味道很重的糞便清運車。
  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垃圾車從左邊門進來,過磅後開到右邊指定的地方,倒下來後開走。垃圾在這裡由城投公司統一裝進集卡裡。
  記者從上海市城市建設投資開發總公司瞭解到,該公司處理城市生活垃圾的業務是由其直屬的上海環境實業有限公司來做的。該公司位於宜昌路上。公司負責黃浦區垃圾中轉站,也就是多稼路那一站的經理叫陳偉。陳偉首先向記者介紹了他們的工作方式和工作流程。
  陳偉說,他們用來裝運垃圾的是載重量為15噸的廂式貨車。垃圾從多稼路碼頭由集裝箱車運出後,送到徐浦碼頭,再從徐浦碼頭通過水路運到老港,一路都有衛星定位系統跟蹤。陳偉告訴記者,雖然從多稼路到老港,都是他們上海環境實業有限公司承運,但是不同的路段有不同的承運單位,相互之間也是有結算的。從徐浦碼頭到老港這一段,不是他的管轄範圍,所以他不掌握相關信息。
  此前,城投總公司相關負責人也告訴記者,黃浦區的垃圾都應該運到多稼路碼頭中轉。“進到碼頭的,城投公司負責,我們會全程監控,但是從黃浦區運到多稼路碼頭,這個過程,城投公司沒法掌握。我們是按照稱重計費結算的。即使在老港,也是要稱重結算的。每接一車,就算一車的錢,垃圾不到我們這裡,我們就收不到錢。實際上,我們是希望所有垃圾都運到我們這裡來處理。”
  陳偉告訴記者,開平公司用小車把垃圾送到多稼路來,有多少車,重量是多少,這個都可以查到的。然後從多稼路碼頭用集裝箱車運走多少噸、多少車送到徐浦碼頭,這個都是可以查到的。陳偉表示願意向記者提供這部分數據。
  至於從徐浦碼頭運了多少量到老港去了?陳偉說,這個數量他們不掌握。因為徐浦到老港走水路,是另一家公司在承運。不過全程計量工作,是由一家叫陸潔的公司在統計。實際上,他們這個數據也是從陸潔公司來的。包括多稼路的稱重,數字都是陸潔公司遠程控制的。陸潔公司是第三方計量公司,這樣就可以保證重量公正。這家陸潔公司是由上海市綠化市容管理局下麵的一個處在監管。
  記者瞭解到,陳偉所說的“陸潔”公司全稱為上海陸潔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公司負責人項總告訴記者,他們只負責垃圾計量,至於誰來轉運,他們並不知情。記者請他提供9月17日至9月21日,從多稼路垃圾中轉站到徐浦碼頭,從徐浦碼頭到老港的生活垃圾計量明細,項總表示需要向上海市綠化市容局廢管處廢管科科長陳炬請示。
  隨後,記者致電陳炬科長。其稱需要向相關部門請示,不便及時提供。到發稿時,記者沒有得到相關部門的回覆。  (原標題:連續四天,市中心至少500噸生活垃圾 被偷倒在浦東宣橋鎮)
創作者介紹

iagsualcr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