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中日韓自貿談判破障前行
  受到多重因素影響,中日韓自貿區談判短期內難以取得明顯成果,但鑒於其重要意義,各方仍有必要推動這一進程破障前行
  文/張曉蘭
  2012年11月20日,中日韓三國正式宣佈啟動自貿區談判。2013年3月26日,中日韓自貿區在韓國首爾啟動了首輪談判。從中日韓三國的經貿規模看,其自貿區的建立不僅能為三國產生巨大的經濟效益,還有助於亞洲統一市場的形成,對亞洲經濟乃至世界經濟的發展都具有重要推動作用。
  截至目前,三國已進行了四輪談判,分別就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和投資等內容和方式展開了深入磋商,並對包括談判步驟、產品分類、處理方式等貨物貿易降稅模式的基本框架達成共識。
  此外,三方還同意將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原產地規則、海關合作、貿易救濟、衛生和植物檢疫、技術性貿易壁壘、知識產權、法律條款和競爭政策等納入到談判的範圍,並且設立了11個協商小組。
  下一階段,中日韓自貿區談判目標將會繼續關註貨物、服務和投資領域,其中包括進一步明確開放領域、開放方式及開放程度等問題,並對已經納入談判範圍的文本進行磋商。
  然而,就目前情況看,中日韓三國在經濟發展水平、產業競爭力、對外開放程度和關稅水平等方面都存在較大差異,並且東北亞地區局勢錯綜複雜,加之受中美日韓多方博弈劇烈等因素的影響,短期內中日韓三國就談判內容達成一致並非易事。中日韓自貿區的建設道路將不會一帆風順,其受到外部衝擊和影響的可能性在不斷加大。
  政治障礙不容忽視
  首先,領土爭端、歷史問題是阻礙中日韓自貿區建立的客觀因素。
  近一段時期,中日韓三國之間存在著較深的矛盾,既有敏感的領土糾紛,也有複雜的歷史問題。從當前發展態勢看,推進經貿合作的主要障礙在於相互間缺乏足夠的互信。自2012年9月10日日本政府實行“釣魚島國有化”以來,中日關係急劇惡化。安倍晉三執政後,更是採取了一系列孤立和包圍中國的行動,進一步在釣魚島問題上變本加厲。這不僅造成中日領導人雙邊會談擱淺,而且中日韓三國領導人會議也一度陷入中斷。同時,韓日兩國在獨島(竹島)問題上的爭端也不斷加劇,韓日關係再度陷入僵局。
  無論是中日還是韓日之間的矛盾,都會加深三國政府和民眾間的不信任感。如何增強彼此之間的信任度,是避免因政治因素導致中日韓自貿區建設停滯甚至中斷的關鍵。這一方面需要三國政府具有合作誠意,另一方面也需要三國政府願意付出努力。
  然而,就目前情況來看,由於中日韓三國存在的問題在短期內較難解決或者較難緩和,加之中日、韓日領導人正常會晤機制受阻,將導致中日韓自貿區談判進程受到影響,缺乏有效的助推力。
  其次,美國“重返亞太戰略”是阻礙中日韓自貿區建立的外部因素。
  一直以來,美國對東亞地區始終具有重要影響力。不論是中日韓自貿區還是東盟“10+3”、“10+6”等亞洲區域經濟合作的推進,都深受“美國重返亞太”戰略目標的影響。對此,美國一方面加強與日本、韓國和東南亞國家的同盟關係,另一方面在經濟上加快推進其主導的TPP進程,進而吸引更多東亞國家加入談判,干擾亞洲區域經濟合作的進程,阻礙中日韓自貿區的建設,確保其在亞洲區域經濟合作方面的主導權。
  未來在中日韓自貿區的建設過程中,如何應對美國的干預,將是中日韓三國最大的挑戰。但是基於歷史因素,韓日兩國在安全上依賴美國的態勢短期內難以改變,因此韓日兩國在推進中日韓自貿區戰略過程中,或將不可避免地受到美國的制約。
  經濟擔憂亦成掣肘
  從中日韓三國的經濟發展水平看,三國目前處於不同的發展階段,除了政治因素外,經濟利益也是影響三國建立自貿區的一個主要因素。
  一方面,敏感產業和敏感領域是阻礙中日韓自貿區建立的主要因素。
  在阻礙自貿區談判的諸多原因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三國均有自己的敏感產業和敏感領域,收益和損失錯綜複雜。其中,農業領域是三國貨物貿易談判的重點和難點。對我國而言,農業是我們的優勢領域,但在韓國和日本,農業是兩國的敏感產業,不僅受到高度保護,而且國內都有強大的利益集團,開放難度較大。韓日自貿區談判擱淺的最主要原因就是雙方在農產品和水產品市場開放程度上沒有達成一致意見。
  今後,在原有談判內容的基礎上,如何處理好敏感產業和敏感領域,合理設定農業領域的關稅減讓度、降稅時間表和敏感產品的過渡期,有效平衡三方的損益,將是一個巨大挑戰,也是決定中日韓自貿區能否有實質性進展的關鍵。此外,投資領域中的“準入前國民待遇”和服務貿易自由化的方式等也是談判的重點和難點。
  另一方面,韓日兩國的複雜心態是阻礙中日韓自貿區建立的直接因素。
  中日韓三國充分認識到自貿區建設的重大意義。這也是自2002年中日韓自貿區構想提出後,三國始終沒有放棄建立自貿區努力的重要原因。但是,由於三國對自貿區戰略缺乏一致性,尤其是韓日兩國對自貿區建設的心態複雜,成為了阻礙中日韓自貿區進展的直接因素。
  在日本方面,其國家戰略一直在“追隨美國”和“融入東亞”之間搖擺不定,對中日韓自貿區建設缺乏明確的戰略選擇,始終抱著“不積極、不主動、不放棄”的複雜心態。2013年7月,日本參加完TPP談判後,把TPP作為優先考慮的議題。
  在韓國方面,儘管韓國期望從中國市場受益,但又擔心對日貿易逆差擴大,始終缺乏推進中日韓自貿區建設的積極性,特別是在獨島(竹島)爭端加劇的情況下,韓國優先考慮締結中韓自貿區。這在一定程度上對日本構成壓力,促使日本在中日韓自貿區戰略層面上做出選擇,否則中日韓自貿區談判將功虧一簣。
  四項舉措加快推進
  加快中日韓自貿區建設不僅是三國經貿合作的重大利好,還對我國重塑地緣政治環境和對外開放格局具有深刻影響。對此,為推進中日韓自貿區談判的順利進行,我國應該採取積極推進的舉措。
  首先,推進三國局部領域和地區先行合作。
  從長遠看,中日韓自貿區是形成亞洲統一市場的關鍵,具有巨大的凝聚和示範效應。我國需要從國家戰略層面上,認識到中日韓自貿區建設的重大意義,爭取三國經貿合作的主導權,積極推進地區經貿合作先行先試。
  鑒於三國地理位置相近,區域經濟合作各有比較優勢,應當加強三國地方政府間的溝通,爭取在三國局部領域和地區先行合作。例如,在三國沿海區域或者臨近區域建立次區域經濟合作,並實行雙邊與多邊的合作模式、垂直分工與水平分工並存的合作方式等。
  其次,妥善處理自貿區談判中的分歧。
  一是妥善處理農業等敏感產業和領域的談判。從目前看,韓日兩國對農業的保護較為嚴格,要求全面開放農產品市場並不現實,可以考慮暫時擱置兩國高度敏感的農產品市場開放問題,為農產品設置較長的過渡期。
  二是理性對待“準入前國民待遇”等問題。在投資領域,應該合理界定投資範圍,儘量縮小投資準入前國民待遇義務的適用範圍;在服務業領域,我國應儘快制定符合國情的合作方式,在電信、金融等行業爭取較長的過渡期限。
  三是要加大關稅、貿易規制和政策透明度等領域的規範化建設力度,提高市場開放程度和貿易便利化,盡可能地為中日韓自貿區建設掃清障礙。
  再次,積极參与“亞洲自貿區路線圖”的構建。
  鑒於日本對中日韓自貿區建設的消極態度,我國可以優先考慮在中韓自貿區建設上取得突破,進而帶動中日韓自貿區的建立。同時,我國不僅要努力實現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升級版的建設目標,還要積極推進以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RCEP)為代表的“亞洲自貿區路線圖”的談判進程。啟動RCEP談判的目的是要分散和削弱以美國為主導的TPP和TTIP的勢力,我國應該積極融入RCEP戰略中,促使RCEP談判起到推進中日韓自貿區談判的作用。
  最後,加強與TPP、TTIP的溝通談判。
  從當前情況看,美國“重返亞太戰略”阻礙了亞洲的區域經濟融合。在WTO談判陷入僵局的形勢下,我國不僅要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貿易保護主義,而且還應該順應雙邊自由貿易迅速發展的國際趨勢。為此,除了積极參与“亞洲自貿區路線圖”的構建外,我國還要適時加強與TPP、TTIP的溝通、談判,推動“亞洲自貿區路線圖”與“美國自貿區路線圖”的融合,增進彼此間的理解。這對於打破美國遏制中國的政策是非常有利的,且在某種程度上能夠促進中日韓自貿區的建設。
  張曉蘭,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助理研究員。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iagsualcr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